MP

首席设计师:

嘘,别说话,看那座黑森林古堡

我的LOFTER登录首页:
www.lofter.com/login/lllttw/12365597
点击预览

鹰婕Jane:


在狂风暴雨咆哮的时候,

睡了一个好长好长的觉,

醒来后站在阳台发呆,

仿佛这个世界一直这样安静。

傍晚的夕阳不争不吵,却极有力量,

只能半眯着眼睛看蓝天白云,

伸出的手像是慢慢消融在空气里。


我是否在梦游?

怎么知道我不是在梦游?


忽而跨入一个新的月份,名字浪漫的July。

月份与月份之间的跨度似乎隔着山高海长。

回望过去一段时光,已是确切的沉淀,

不会再有内在或者外物的变更,都已平息。

就那样在某个时间节点,借由伤害和自愈,

掷地有声成为一个不容篡改的故事。


那么多事情,是怎样在极短的时间内轰隆隆穿梭我身?

像是走了好几年的杳远时光,

却在回神一瞬,惊觉不过是三两脚印的时间距离。

像是命运的启示,

悲与喜都以一种被放大的姿态忽然而至。

像乘坐一辆行走颠簸的乡间巴士,

所有过往都在光影摇曳里交错回放,

脑袋发懵,可闭了眼依然是那样的电影画面。


你以为你是看客,

慢慢忘却自己曾是故事里的人。

你希望自己只是远观的旅人。

在所有过往里旅行穿梭,不悲不憾,

只带一抹浅浅的欢喜和感激。


对时间,对所有在时间里流失和走丢的东西,

现在已不是无奈和叹息。

深觉时间微妙又神奇,

你要的答案,你要的自己,

都站在当下无法透视的未来路上,

静静等待你。


你的困惑,你的伤痛,你的不知所终,

都会在你自己的时间线索里找到答案。

在某个时间节点,你恍然大悟,

好多困惑不解一下子变成风中的歌。

又在某个时间节点,你如释重负,

终于遵循自然放开回忆,也治愈自己。


人活世上,做了一个又一个的梦。

一个梦酝酿,上升,安然圆满。

一个梦破碎,方才醒悟,方才重生。


借由这样无止休的循环,

我们终在虚无里寻找到自己的真实,

那一点点安生立命的归属。


我们这一生的行走,

都想着往包里多塞点自己喜欢的东西,

但在行囊鼓胀脚步沉重之时,还是得进行一番清零。

总要轻装上阵,才能万水千山。

所以不要害怕,这一路走一路丢。


其实好多真正珍贵的东西,非行囊可以承受。

拥有的方式只能是植入你的生命,

沉淀在心里,馥郁在灵魂,

唯眉眼投足间悄悄透露你的价值不菲。


在六月之尾,独自在夜里静候不语。

距离七月开端还有几分钟,

我早就不是守望的姿态和目光。

像随时可抽离可转身可离开,

可消失在长长的日光海岸线,

也可一步步远行成雾中风景。


六月里的挣扎,都已平息。

感激所有对自己的说到做到,

感激时间秘而不宣安排了我与自己的再次相遇。

大笑时有人一起疯癫,

醉酒时有人借我肩头,

独处时能心无旁骛和凛冽自省。

所有完成,我都已目送。

现在是一颗安静又坦荡的心。

偶尔言语直接扼要到看似无礼,

心里明镜一般,知晓世间好多费心周旋,其实根本不必。


七月始,我依然不知归路。

但至少前方有通往异乡的火车,

于是回头微笑变成一种告别仪式,

再迈步前行,

便是无畏无惧的自在苍凉。


婕。2013年7月2日。


PS. 第20封信



风子武·LoFoTo:

烛光下,你的眼眸,随着你内心的秘密,闪烁在未名的夜空

奈西-chihato:

厦门的三天有你陪我 

睡了你睡过的床  

坐了你坐过车 

吃了你吃过的东西 

转了你转过的书店 

看了你看过的帅哥 


三天 能和你一起真好 

么么哒

@洗衣机它转疯了